2014年
当前位置:主页 > 体育新闻 >

这些天想说的话

2020-01-14 02:25:10

我们总有莫名伤感的时候。我不知道我到底想怎么样,我不是一个孝顺的人,可以说,像个任性的小孩,推开所有对我好的人,自残般去接受伤害我的人,似乎这样才能提醒我,我还活着。我已经卑微到,用痛苦来提醒自己活着。

听着外面电视里主持人努力活跃气氛的声音,老人的筷子和碗碰撞的声音,我在房里默默看着手机里的小说,却是一个字都没看清。

奶奶看着她听不懂的语言,似乎有趣却又不懂的样子。我的普通话虽好,可自己家乡的语言却渐渐遗忘在角落里,每当她问我电视里在说着什么时候,我总像是被人卡住脖子一样,楞楞的在电视和她身上徘徊,脑海中在努力搜索着词汇,她耐心的等着我,听着我乱七八糟的解释,像每个爱我的人一样,宠着我。

我并不会说话,像是被人硬生生卸掉一个功能一样,只会在心里想着,即便是脑子里演练过的,到了现场,也只是沉默。

她有高血压,我不知道,若不是那通电话,也许我们永远都不知道。我会在夜里听到她在阴暗处传来一声声咳嗽的声音,我想给她一杯水,但我还是选择逃避,我害怕,不知道在怕什么,就是害怕。每个人都有莫名害怕的时候,我这样安慰着自己,用一些看似高深的理由,使则是借口的道理。

我每天都在笑,哪怕是生气的时候,哪怕,我很痛苦,我依旧在笑,像一个精神病患者,肆无忌惮的笑着,不知道为了什么。她喜欢我笑,喜欢我哈哈大笑,似乎是能给她平淡的生活增添一些乐趣一样。我不知道她还能陪伴我多少天,我珍惜跟她在一起的每一天,不管是为了什么,只要有放假,第一时间想的是,我要回老家。

我知道,每个母亲都是希望自己的孩子陪在身边,以前还有另一个人陪着她,她的伴侣。可是,当她的伴侣离开后,只剩下这个老房子了。她的孩子很忙,忙到没有时间去看她。而她所有的子孙,似乎只有我一个人喜欢回来,回来陪着她,哪怕只是看着。她瘦了非常多,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经常的笑了,我也没法像以前那样跟她撒着娇,抱抱她胖胖的身体。现在的我,比她高很多,而她的身形,我抱着还有绰绰有余。她对自己真的很节省。有一段时间,我家真的很缺钱,我其他的姑姑也很缺,她把她养老的钱,和节省下来的钱,通通给了她的孩子。帮他们救救急。我不知道要怎么说当时的心情,太复杂太复杂。

她像所有的母亲那样,支撑着自家孩子的天空。明明,她比我们所有人都弱小,明明这个年纪,她该是享清福的时候,却为她的孩子,省吃俭用,起早贪黑。真的,你们无法想象,三点,也许有些人才刚刚睡下,她要开始做饭,出去工作。十二点多,也许有些人开始午休了,才回来吃饭。一点半又开始工作。七点半才回来,无论是什么时候,一年四季,都没有变。

当我们所有人都沉浸在爷爷离开的时候,只有她一个人默默扛着一切,没有慌乱,拒绝任何人的帮助,一个人站了起来,冷静的处理了这里的一切,她的冷静让我有些疯狂。我恨我的母亲,更恨我的父亲,他居然听从我母亲的话,让她去做我们俩的煮娘!?然后母亲说她会付她工资。我觉得他们疯了。从小就恨我的母亲,恨到做梦都想杀了她,而在梦里,我真的杀了她好几次,第二天我都是笑醒着。

她没有可以倾诉的人,她不能在她的孩子面前展现她脆弱的一面,因为她是他们的支撑柱,若她倒下了,你可以想象她的孩子们是怎样的崩溃。但她会跟我说,不知道她是抱着一个什么样的态度来跟我说。我有时会静静的听她说话,有时她会静静的听我说话,我们俩在那个时候,像是对方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救命稻草一样,我们死死攥着对方,谁也不放手。

人类总是贪恋无法挽留的东西。

在短暂的温暖过后是长久的孤独。

我想,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这个老房子,无法忘记那满是皱纹还有老茧的那双手,那瘦的皮包骨的身子,我无法想象有一天,她离我而去,我会是什么样子,我不敢想,也不愿想。我希望,我的一生,都有她的存在,我想用我自己的寿命跟老天换她在我身边长留,至少,等我长大,等我立业。

我不想装修这个房子的一切,它陪了我们太长太长的时间,如今的它,已经不堪一击,但我依旧不舍的去改变它,因为,它也是被我奶奶度过所有艰难的日子,这里装满了她的回忆,她的一切。

这个房子记载着,很多人的回忆,我们老家,有两层。对我来说,楼上永远都是神秘的,即便我早就上去摸了几百遍,依旧是神秘的,老家的每个地方也都是神秘的,即便每个房间我都睡过,对我来说依旧很神秘,对于这个房子,我依旧跟小孩子一样,充满了好奇心,从小到大,没有变过。

其实家里变化也大,以前的凉席,换成了沙发。可是奶奶从来都没有做过一次,她每次都是搬个小凳子,坐在门沿边,吃着饭。她的饭菜,永远不多,一盘菜,她可以吃好几天。

我喜欢回家,喜欢吃她做的一切,看她笑的满脸的褶子,我有些不知名的心酸。

我曾经想跟姥姥一起睡觉,但他们以姥姥年纪大了,不方便的理由将我打发了。其实我不在乎,我就是想跟姥姥一起睡,我怕,不知道什么时候,姥姥会悄悄的离开我,我真的怕。我知道每个人都会老,对于我来说,那意味着你们将会离开我,我不想,我抢不过死神!死亡让我恐惧,当我还在外面的时候,我身边的亲人正在面对死亡,而我什么都不知道。我想守着每个人,我知道舍不得也没有用,他们还是会离开,我就是想抢一点时间,当他们在我身边吵闹的时候,我想叫他们闭嘴,可是我开不了口,我怕我一开口,就倒下去了。

初三:夜凌-葬魂


相关阅读:
手板厂 http://www.dgcy-rp.com
首页 | 新闻 | 财经 | 军事 | 百科 | 科技 | 数码